援藏义诊帮助11岁聋哑女孩成功移植耳蜗,开口喊爸爸

编辑:E街风网/A0022021-01-13 14:17:54养生保健
字体:
浏览:
文章简介:为了确保耳蜗参数的准确到位和手术成功,团队听力师随即为卓玛进行听觉神经功能检测和脑干听觉反应测试,听力检测仪器上的“跳动”的曲线,就像一条条“五线谱”的旋律传入了卓玛的右耳,她的听觉脑干反应非常好,从低到高各个频率反应都很好,“卓玛得救了!终于能听到声音了!” 省二医的手术室内传来一阵欢呼声,手术非常成功。

  爸……”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她关闭11年之久的喉咙里“破土而出”!

  从无到有,很多先天性耳聋患者第一次听见声音会陌生害怕到哭泣,没想到西藏林芝女孩卓玛(化名)对“新事物”有着超强的接受力,不仅没有哭,还一张口就会叫爸爸。这一切连医生都倍觉惊喜。

  从林芝到广州,卓玛跟随父亲不远千里来到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治疗耳聋。今天上午,是卓玛迎来人工耳蜗开机的好日子,从此寂静无声的人生终于迎来了“新声”。

  “来,叫阿爸!”在父亲引导下,卓玛张口就叫出了一声清脆的“爸”。

  因援藏义诊相识,小卓玛和“彭妈妈”有个约定

  聪明可爱的卓玛,今年已经11岁了,父母不聋不哑,但卓玛一出生就听不见声音。由于家庭困难和当地医疗条件有限,她一直没能得到有效的治疗。

  卓玛因为没有听力,一直没有学会说话。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父母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因为看不到希望,甚至已有了孩子一生变成聋哑的绝望。

  2020年9月,由共青团广东省委、广东省卫健委等单位主办,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承办的“健康直通车”从广东开进了西藏,省二医专家医疗志愿者服务队在林芝地区免费开展了各类义诊和扶弱助医活动。卓玛在这次义诊活动中认识了省二医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彭宏教授,卓玛父母拉着广东“贵人”的手恳求彭教授帮孩子一把。

  在援藏义诊中,彭宏教授给卓玛检查听力。

  在林芝市人民医院,彭宏教授团队为卓玛进行了详细的听力检查,准确的诊断了卓玛的病因病情,卓玛是几近全聋的极重度感音神经性耳聋,助听器等辅听设备已完全无法帮助卓玛,只能靠人工耳蜗手术来恢复听力。

  但卓玛的耳朵非常特殊, CT检查显示卓玛的耳蜗圆窗完全闭锁,属于严重的内耳畸形合并中耳畸形及内听道发育畸形,如此严重的多重畸形在彭宏近30年的从医生涯里也极为少见,如果选择手术治疗预示着手术将极为困难也极其复杂,对专家手术技能和经验提出一个非常高的要求,也是巨大的挑战。

  因受当地医疗条件的限制,彭宏教授主动提出“约定”,让卓玛来广州治疗。“卓玛还有希望,我有信心帮孩子治好,卓玛一定要来广州找我,我尽全力帮助孩子!”看着卓玛水汪汪的大眼睛,彭教授摸着卓玛的头说到。从那一刻起,她就成了卓玛心中的“活菩萨”和“彭妈妈”。

  手术难度非常大,犹如在残垣断壁中寻找救生通道

  2021年1月初,卓玛跟随父亲和姑父来到了美丽广州,在省二医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再次见到了“彭妈妈”。

  卓玛的耳朵有多重畸形,没法找到一个适合人工耳蜗的安放点,手术需要突破重重阻碍。“孩子的耳朵手术,就像在地震的残垣断壁中找出一条狭小的救生通道,尽管手术非常困难但我有信心让她能够听见。” 彭宏教授解释道,“耳蜗鼓阶是一个仅有1毫米直径的狭小隧道,围绕蜗轴螺旋成蜗牛壳样形状。手术通过狭小的面隐窝去找1毫米的鼓阶缝隙是非常困难的。另一个难点是卓玛耳蜗的圆窗也闭锁了,要想准确找到鼓阶开口需要医生具有极高的手术解剖功底。”

  卓玛罹患极其严重的耳畸形,耳蜗植入手术难度非常大。

  此次手术注定是一块非常难啃的”硬骨头”,如果手术失败,不但耳蜗电极无法植入,术中一旦损伤味觉神经、面部神经、前庭则会引起相应功能障碍,所以耳蜗植入手术一定要做好对耳内各种神经功能的保护。

  但是再难也吓不倒卓玛的“彭妈妈”。她采用微创方式,通过高清显微镜仔细观测着手术过程中极其细微的结构变化,在毫米级的空间中精准而细心地操作,经过团队的通力协作,终于如愿找到了卓玛的鼓阶开口,然后顺利地将人工耳蜗的精细软电极植入到其耳蜗鼓阶里,电极植入覆盖了耳蜗全长。

  彭宏教授团队给卓玛植入人工耳蜗。

  为了确保耳蜗参数的准确到位和手术成功,团队听力师随即为卓玛进行听觉神经功能检测和脑干听觉反应测试,听力检测仪器上的“跳动”的曲线,就像一条条“五线谱”的旋律传入了卓玛的右耳,她的听觉脑干反应非常好,从低到高各个频率反应都很好,“卓玛得救了!终于能听到声音了!” 省二医的手术室内传来一阵欢呼声,手术非常成功。

  “铁树也能开花”,卓玛一开口就会叫“爸”

  手术后卓玛的身体恢复非常快,伤口愈合也非常好。彭宏表示,“手术成功是听障康复的第一步,人工耳蜗还需要几次调机才能达到更佳的“人机匹配””,但听到声音并不等于听得懂语言,就如我们听到陌生的外语一样,卓玛仍需要一定周期的调试和语言康复训练才能达到“能听会说”的目标”。

  卓玛和父亲一起大方接受媒体采访。39摄

  人工耳蜗开机现场,卓玛清澈的小眼神不时地盯着美丽的“彭妈妈”看,表达自己的喜欢。当发现与“彭妈妈”眼神相遇时,她一下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当人工耳蜗开机测试的一刹那,卓玛惊讶地瞪大了双眼,用心倾听着耳蜗传给她的各个频率的陌生“滴答声”,还用手示意爸爸“她的右耳听到了声音,左耳没听到”。

  彭宏教授表示,人工耳蜗植入是目前治疗重度极重度耳聋最有效的方法,主要分为植入体和体外机两部分,体外声音处理器接收外界声音并转化为一定编码形式的脉冲信号,传入植入体并由电极刺激耳蜗里的听神经唤起听觉,卓玛植入的人工耳蜗即能听到70Hz的极低频声音,也能听到10000Hz的超高频,即能康复语言,也能聆听音乐,是目前最为先进的人工耳蜗,“我由衷希望卓玛早日‘能听会说’、‘能歌善舞’,早日听到她叫我一声‘彭妈妈’。”

  卓玛的父亲是位朴实含蓄的牧民,只会说藏语,孩子的姑父充当翻译。在听到女儿喊出的第一声“爸”,他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然后极力克制内心的激动。在记者的追问下,他不好意思地说:“心里其实很高兴”,又让一旁的翻译,热切地表达了对省二医、彭宏教授和帮助卓玛的广东爱心人士的感谢。

  据了解,人工耳蜗正式开机后,卓玛的听觉将得到很大程度的恢复,听觉会随着康复时间的延长继续提高,听敏度和分辨率也会越来越好。卓玛虽已错过了2-3岁学说话的黄金期,但后期只要加强言语康复训练,卓玛仍有很大希望可以恢复到正常的语言沟通水平。

  明天,卓玛就可以出院回家了。“你们回去后一定要注意,装上人工耳蜗的第一年要努力让孩子养成听觉习惯,不要用视觉(看口型)手语辅助说话,建议戴着口罩小声跟孩子说话,不断地帮她练习说话。”彭宏叮嘱卓玛的父亲说到。

  由于经济困难,目前卓玛只是右耳植入了人工耳蜗,还是爱心机构赞助免费做的。单耳能听到声音,尚不能辨别声音的方向,对于出行安全有一定的风险。在此呼吁社会热心人士帮助卓玛拯救另一耳朵的听力。